1. <wbr id="3hjqt"><rt id="3hjqt"></rt></wbr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3hjqt"><noframes id="3hjqt"><wbr id="3hjqt"></wbr>
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3hjqt"><pre id="3hjqt"></pre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1. 揚州評話可以放出什么光
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06月 13日 08:58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前兩天,為王派水滸工作室教學授徒,揚州評話藝術大家王麗堂先生回到揚州,以82歲高齡重登書臺,上演了一段《宋十回》“潯陽樓吃鰣魚”。這段書,可以說是整個《宋十回》不多的“冷場書”——只是過渡、鋪墊——戴宗在潯陽樓設宴請宋江,李逵作陪,三人吃的鰣魚發臭,李逵欲鬧事——沒有太激烈的情節起伏,人物、場景也極為簡單。整段書其實都是在演繹人物性格、評說人情世故??渴裁础澳没辍?,怎么去吸引觀眾,對于說書人而言,這段“冷場書”乃是最考驗功力的所在。麗堂老人以這段書作為示范評話后輩的“還魂書”,想來別有深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仔細品味麗堂先生的這段書,越琢磨越覺得王派水滸也好,揚州評話也好,真正的生命力就在于真實、鮮活、貼近。書臺上的老人,雖然嗓音不夠洪亮,動作幅度不大,但手眼身步神俱爐火純青,一個人、一張書桌,就能讓你看到潯陽樓上一場江湖宴請,宋江的文氣、隱忍,戴宗的好面子,李逵的粗魯爽直,店小二的精明巴結,活生生就在眼前。如果說,閱讀書本門檻較高,但可以讓讀者發揮想象力,看電影電視劇門檻最低,但限制了想象力,而評話藝術恰在這兩者之間,既不需要邁過閱讀文本的門檻,又能靠說書人的演繹,自行“腦補”出更鮮活精彩的場景。這里的關鍵所在,就是藝人的演繹,如何說表、如何表演。比如,麗堂先生分別演繹宋江、戴宗、李逵吃鰣魚,動作幅度的精準拿捏,說和表的無縫插接,活生生的三種人物形象,就在觀眾眼前立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揚州評話,作為表演藝術的一種,最終還是拿作品說話?!耙徽絮r、吃遍天”,在揚州評話并不是一個神話,絕大多數評話藝人只此一生專攻一部書,一次一次演繹、修改、打磨,每個字、每個詞、每句話都打磨得最入耳、最舒適、最貼切,磨去了所有棱角、磨去了“賊光”,內斂、醇厚,讓你不知不覺入腦入心,心醉神迷。當年說《八竅珠》的朱德春先生,長年在鎮江各大書場跑碼頭,壞習慣不少,開書前遲到、打瞌睡是常事,常有久候的書客賭咒發誓再也不聽他的書。但是,只要先生一上臺,仿佛換了個人,慵懶散憊全不見,只有一團精氣神,三五句書一說,書客的魂都被勾進了書,開書前的賭咒發誓早忘到九霄云外。這種“拿魂”的書藝,正是值得我們所景仰追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麗堂老人回揚演繹的這段“還魂書”,一段平淡的“冷場書”,為何就是如此“拿魂”,這值得我們反復品味、仔細琢磨,從中可以品味出揚州評話的生命力何在,從中可以琢磨出揚州評話可以放出什么光。      大洋
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進展

              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色狠狠久久Av五月综合
                  1. <wbr id="3hjqt"><rt id="3hjqt"></rt></w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3hjqt"><noframes id="3hjqt"><wbr id="3hjqt"></w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3hjqt"><pre id="3hjqt"></pre></label>